kairosis

nobody

…嗷。
(无神的双眼渐渐透出艳羡的隐隐微光)

昨天一打开网易云就弹出这个…感动死了好嘛,尤其在经历这么多坏消息后,(诈尸的)Cash是酷寒深秋里为数不多的慰籍啊

太…真…实…了…
(终日默默嚼食玻璃糖以维系基本生理功能的正常运转)

逝者已逝,生者还要努力活下去啊。迷幻的2018年还剩不到2个月,徒劳地希望别又双叒叕来一次了。

要适应没有他们的世界啊。


这张专辑里的歌都挺喜欢的,然后今天放到这首时试着代入了一下盾冬…啊,好虐。
但因为很贴切,就反复听啊听直到被(自己的脑补)虐得听不下去了…

Stucky——Recovery

StuckyLibrary:

完结——


【盾冬】


有罪之人  


Angel With a Shotgun


 兽性蛰伏


★ 无处可逃     L


★ 俏皮话


★ 天堂向右    L


★ 安全屋  L


Perfect World  L


★ if the bad times are coming let 'em come  L


★ A NEW JOB   L


★ 让我们看熊去    L


雪落时分


★ Bucky Barnes与扫地机器人的故事   L


★ 时间的玫瑰  L 


★ the man on the bridge   L


巨污霸30题-01你以为我不知道的事


★ 截稿日  L


五次吧唧记错了人,一次他记对了   L


决定与修订  L


呢喃之憩  L


骤沉渐消   L


悉知其臂


压制和挣扎


值得与否


面带微笑将烦忧啃掉


I just wanna let you know


Polaris


无冬之夜  L


★ Scorpion 穿越来了一个冬兵妹子  L


You are sure to find


谜一样的冬日战士    L


食物、小说、沙发垫  L




【冬盾】


★ Bucky的早晨  L


Alive    L


任务参数  L




【无差】


暗影燃烧  L


★ 离开死亡之地


Memories are Made of This


冬兵就在我们中间  L


任务报告与给你的录音留言  L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好,你不是Bucky


i'd tell you how it haunts me


Memory  L


无言


★ 里程碑   L


★ 第六子  L


★ Your Favorite Ghost   AO3


★ 穷途末路






【互攻】


Things That We Could Be  L


还魂  L


本能  L


★ 同居生活108天   L


★ 人间悲喜剧:无限的我们    L


Bucky的魔幻奇妙之旅   L






未完结——


【盾冬】


冬日烈阳   L


记忆的精确度


Highway to Hell


监护人


Uncle James   L


被解放的冬日战士   贴吧


教你养一只巴基宝宝  L


The Mission   AO3(Broken系列)


The White Mission   AO3


Different Ways   AO3


Consequence    AO3


It’s Not Really Stealing, Honest   AO3




【冬盾】


Cause Tramps Like Us, Baby We Were Born To Run


Gifts


Seasons Change    L


罗杰斯队长与巴恩斯中士


我们最美好的未来




【无差】


治疗方案


God bless the world  L


生死相隔三十題  L


心有千扉  L




【互攻】


冷砂


停止坠落


熠熠如火柴微光


Flawlessness  L





【盾冬】跑龙套

污冬面:

突发小段子,一发完




“1、2、act……等等,”导演的手抬起来又放下,指着仰卧在片场中间的一具尸体,“那个是怎么回事?”


穿着红上衣和连帽外套的男人四仰八叉地躺平在地上,一只手朝上摊开,一只手垂在身侧,身体微微侧着,两条腿半蜷起来,胡子拉碴的圆圆脸上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大眼睛,虽然饰演的是一具尸体,然而扮相十分可爱。


“你,对,说的就是你。”听见导演的声音,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老实装死的男人终于把脸转了过来,鼓鼓的脸颊一半压在地板上,他还维持着那个死得张牙舞爪的姿势,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无辜。“把手收起来!还有脚!你是被炸死的!不要死得这么……随便!”可爱这个词到嘴边生生被压了回去,“还有道具组,你们怎么弄的!为什么不给临时演员换身衣服?穿得这么休闲的人能被炸死在联合国会场吗?不用,现在不用换了,拿件西装来给他盖上,对,再多弄点灰和血上去。”


冬兵安静地躺在地上,让道具组把灰尘和血浆弄了他一头一脸。导演似乎还是很不满意。“你换个姿势,趴着……不对,再挪过去点……”


一旦注意到了这个龙套,这具过于醒目而可爱的尸体在导演眼中就变成了画面上一个突兀的点,放在哪里都不合适。冬兵听着他的指挥折腾了半天,周围死着的龙套们都开始发出了嗡嗡声——这不就是拍一个布景板吗?大家还等着拍完吃饭呢。


终于有剧组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了,把冬兵从地上拉起来,自己躺了下去装尸体。冬兵站在拍摄线以外,看着这个场景一次通过,有些局促不安——这部电影才刚刚开拍,还会需要很多临时演员,尸体、路人、警察什么的,他可不想失去这个稳定的跑龙套的机会。


一个盒饭递到了他手里。“先吃饭吧,有鸡腿。”


冬兵抬头,看见是认识的工作人员,对着他友好地笑了笑。他在片场跑龙套有一段日子了,工作人员也能七七八八混个脸熟。而且每个人都说他和这部电影里面的主要演员之一长得很像。


……或者说,主要演员之一和他长得很像。


“你演尸体是太打眼了点。”冬兵大口吃饭的时候,工作人员就坐在旁边,好心地给他提供建议。“要不,你试试看能不能演个特警之类的角色?”他拍了一下冬兵的肩膀,冬兵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还好,并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那个人似乎因为自己的发现而兴奋了一下,接着说道:“没错!你就该去跑个警察之类的龙套!你看你,身材这么结实,又是经常混片场的临时演员了,动作套路怎么也该会一点吧?”


“……嗯,是会一点……”


“那就对啦!马上就要开拍安全屋的动作戏,特警都是穿统一制服,戴面罩的,就是对动作要求高,你脸长得可爱点也没事,能打的话去试试看?跑这个龙套比演尸体好多了,时薪高,还有全身出镜的机会。”


全身出镜,冬兵犹豫了一下。不过想到时薪他又咬了咬牙。跑龙套的盒饭实在是很难喂饱一个四倍新陈代谢的超级战士,就算他同时几个剧组换着跑也不行。那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没事的,他在心里说服自己,他都在好莱坞混了一年了。而且还有制服和面具,而且那场戏的对手还是“冬兵”——




“冬兵”塞巴斯蒂安斯坦演得真的挺不错的,冬兵和他对打的时候都能感到扑面而来的凶悍之气,虽然被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冲淡了不少。所以九头蛇当初一定要给他配备面罩?天生长成这副模样,没有办法——冬兵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个人和我长得真像以及我真可爱,然后就乖乖地被威亚给拎起来甩到一边了。


事故发生在跳天台那场戏收工之后,为了从上往下拍摄,架起的摄影机也有数十米高。当支架被突如其来的飓风吹得左右摇晃,发出不祥的咯吱咯吱响声时,塞巴斯蒂安正和一个片场工作人员站在支架下面说着什么。


“当心!!”


他本能冲了过去,一把推开那个工作人员,用身体护着塞巴斯蒂安向前扑去。折断的支架已经倒了下来,他用左肩挡了一下,金属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两个人贴着地面飞了出去,冬兵抱着塞巴斯蒂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抵消冲力。他挺喜欢这个饰演他自己的演员的,一瞬间忘记了要隐藏身份。等支架重重地砸在地上,腾起一地灰尘的时候他才后怕起来,回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还好,这次的龙套制服质量挺不错的,衣服没破,他应该不用被一群人围住要检查有没有受伤……吧。


“你没事吧!”塞巴斯蒂安躺在地上从下往上盯着他,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得圆圆的,真是长得很像啊,冬兵想。“刚才你有没有被伤到?啊你就是杰米对吧,那个临时演员,他们说起过你。嘿——”


“没!没事!”他急忙拍了拍自己的肩头,忍住疼痛,露出一个大大的傻笑,向塞巴斯蒂安示意自己好好的不用叫医生。“运气挺好的,那玩意一点都没擦到我。”


“看不出来,你身手挺不错的啊,杰米。”


片场的工作人员们围拢上来,在冬兵坚持自己毫发无损并且活动了几下给他们看之后,都对他们的运气,和这个龙套演员刚才那一下灵敏而迅捷的救人动作表示了惊叹。最后连导演也围了过来,他看了看冬兵,又看了看塞巴斯蒂安。


“要不要考虑来当个替身演员什么的。”他说。“这么好的身手,你应该有练过不少动作戏吧?”


“嗯……练过一点点,也不算……”冬兵现在有点后怕了,整个片场的人都已经围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拢来看热闹。连克里斯埃文斯也在,虽然没有上妆,但冬兵看到那身制服就有点怵。


台词不行,导演在心里下了论断。不过替身演员要什么台词呢。“这个,你看过吧。”他立即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放起了视频,是美国队长2里面桥上之战那一段。


冬兵点了点头,美国队长2电影出来的时候他正晃悠到了中部地区,在一家农场里干活,脑子被堪萨斯的阳光晒得清醒了许多。电影海报贴到加油站上去的那天,他请了一个下午的假,跑去五十多公里外的小镇上唯一一家电影院,在空荡荡的的黑暗里一个人看完了整部电影。不得不说剧组真的挺用心的,从高速公路和天空母舰上模糊不清的监控录像中,几乎还原出了整场战斗。


那天电影放完之后工作人员也许是偷懒,并没有进来清场。他一个人抱着爆米花桶,在黑暗中坐了很久。


“能模仿一下吗?”导演暂停到了“冬兵”甩小刀的画面,指着屏幕说。


“这个……”连塞巴斯蒂安也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现在说不行是不是不太好?冬兵觉得自己确实不太擅长拒绝别人,也许是洗脑的后遗症,他想着,接过了小刀,用右手尽量慢地耍了一遍。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了,似乎都在等着他再来一遍。


“那个……其实!我是你的迷弟,斯坦先生!”必须先发制人了,冬兵急中生智,尽量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塞巴斯蒂安。“我非常喜欢你的电影,尤其是冬兵这个角色!我已经偷偷模仿这场戏很久了!”


对方愉快地笑了起来,他们俩就好像在比赛“谁的眼睛更大”一样,塞巴斯蒂安握住了他的手。“那么,我可以期待接下来与你的合作吗?杰米?”




十二月份的时候,美国队长3电影的先行剪辑版送到了复仇者大厦。


“这个剧情好狗血啊。”托尼一边啃甜甜圈一边瘫在沙发上看电影一边吐槽。“老头子居然没有气得去收购这家电影公司。切,这里明明就是强行降战力!我用AI自动托管也不会打得这么蠢啊!”


史蒂夫眉头紧锁,严肃地盯着投影屏,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他拿起了遥控器,将进度倒退回去半分钟。


“哎,等等,还没打完呢!先让我看结局啊!”


“……你们看这里。”史蒂夫按下了暂停键,因为高速动作中突然暂停而显得模糊的画面上,电影里的冬兵正在奔逃。史蒂夫指着他的背影。“这个,应该不是演员而是替身吧。”


“哦?”


山姆凑过来看了一眼,“好像是。”


“……我觉得这个替身演员的动作有点眼熟。”


史蒂夫说着,再次倒带,开始重复播放这几秒钟的替身镜头。




冬兵也拿到了一份电影拷贝,是塞巴斯蒂安偷偷传给他的内部版本,不光是电影,还有NG的花絮。比如他那只已经套上了人皮手套(从网上的cosplay道具店买回来的)的铁胳膊实在没法再塞进一个道具铁胳膊套里面去,不得不挥舞着绿胳膊上的场景。比如拍摄结束后的聚餐上他们都喝多了,玩起猜猜谁是塞巴斯蒂安斯坦(stan),谁是塞巴斯蒂安赛特(set)的游戏。他带着微微的笑意,把电影和花絮都反复看了好几遍,然后收起笔记本电脑,将刻录的光盘夹进了他的小本子里。


是的,他现在也有一个小本子了。曾经他觉得把自己的犯罪记录和别人觊觎的机密都写在纸上是最傻的那种特工都不会干的蠢事,美国队长3电影的剧情,虽然编得有点扯,却也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拥有一个小日记本,封面上烫着星星的那种。他想要将自己做的梦,记忆中和史蒂夫说的话,1944年的黑白照片和堪萨斯的阳光全都夹进去,他可以将记忆捧在手上,可以将星星、国旗和史蒂夫的照片捧在手上,再在上面压上一条甜腻腻的巧克力威化饼。


他跟着剧组辗转了小半年。有时候,他觉得这电影编得太扯淡了,一分钟都没法再在这里呆下去。有时候,他又有一点羡慕电影里的冬兵,他回到家的时候,会有一个史蒂夫等待在那间安全屋里,回过头,看向他。


电影坚定了他不再去找史蒂夫的决心。当然,他没杀斯塔克的爹。霍华德九十多岁了,还活得好好的整天满世界乱跑。但其他人呢?史蒂夫、娜塔莎、山姆、复仇者联盟的其他人,他曾经伤害过他们,伤害过他们的亲朋好友吗?美国、俄罗斯、德国、索科威亚,那些无辜的人,他曾经伤害过他们,伤害过他们的亲朋好友吗?


他不记得了。他做过的。


塞巴斯蒂安和他,倒是成为了奇怪而又理所当然的好友。塞巴斯蒂安想给他介绍新的工作,但他拒绝了。版权所在,这部电影一定会被先送到复仇者联盟手里。他的镜头太多了,也许史蒂夫很快就会发现不对。但那时候,他应该已经离开了。


就当是告诉他自己一切安好。


他啪地一下合上日记本,收起那些自伤自怜的情绪,把它塞进打包好的行李里,最后一次检查他的小屋。桌子已经空空如也,他的手机还放在上面,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是塞巴斯蒂安发来了一条短信。


“嗨,今晚要一起去喝一杯吗?”


冬兵想了想,还是敲下了一个字。“好。”


就当是告别的聚会吧,他想。


即使跟着各个剧组跑了一年多的龙套,冬兵依然还是没有学会拍电影的套路——比如,他现在的想法,拍出来就是一个Flag。

【盾冬】沙雕模拟人生 第二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肚子疼

Vikaka:

上篇:柯王子婚后变肥宅……


这是我平时玩模拟人生的一些日常,准确的说是带截图的吐槽……我犹豫很久要不要打TAG,因为这个内容太特么沙雕了


这篇的主角是蛇盾x冬。全篇非常的雷,崩坏,OOC,没有逻辑,而且神展开




做好心理准备再点